• <tr id='t1ri'><strong id='t1ri'></strong><small id='t1ri'></small><button id='t1ri'></button><li id='t1ri'><noscript id='t1ri'><big id='t1ri'></big><dt id='t1ri'></dt></noscript></li></tr><ol id='t1ri'><table id='t1ri'><blockquote id='t1ri'><tbody id='t1ri'></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t1ri'></u><kbd id='t1ri'><kbd id='t1ri'></kbd></kbd>
    1. <span id='t1ri'></span>

    2. <ins id='t1ri'></ins>

      <i id='t1ri'></i>
      <i id='t1ri'><div id='t1ri'><ins id='t1ri'></ins></div></i>

      <acronym id='t1ri'><em id='t1ri'></em><td id='t1ri'><div id='t1ri'></div></td></acronym><address id='t1ri'><big id='t1ri'><big id='t1ri'></big><legend id='t1ri'></legend></big></address>
      <fieldset id='t1ri'></fieldset>

          <code id='t1ri'><strong id='t1ri'></strong></code>
            <dl id='t1ri'></dl>

            醉縣令

            • 时间:
            • 浏览:26
            • 来源:琪琪电影福利网2020_琪琪电影在线观看线看_强行入侵粗暴完整版

              清朝同治年間,寶應縣有個姓張的縣令,特別愛喝酒,他平時兜裡揣把白錫酒壺,走哪喝到哪,連在公堂審案,也不忘掏出酒壺來喝上一口,把一個人喝得整天暈乎乎的,人稱醉老爺。這天,有對同胞兄弟來縣衙打官司。這兩兄弟哥叫阿木,弟叫阿林,都已娶妻成傢,分開單過,本來處得挺和睦,但前不久老父因病去世,留下瞭五畝地,為瞭分這五畝地,兄弟倆各持一理,互不相讓,連族長也斷不瞭他們的傢務事,於是到縣衙請醉老爺明斷。
                醉老爺持酒升堂,衙役們吼完堂威,醉老爺瞧瞧哥倆,問:“父親遺下的田地,你們兩人平分就是,為何又起紛爭?”阿木說:“我爹兩年前就私下把地許給我瞭,有字據在此。”阿林急忙說:“我也有爹寫的字據,那地他早許給我瞭。”說著,兩人都呈上瞭字據,醉老爺接過細看,兩張字據字跡相同,都無塗改,全都真實有效。
                醉老爺喝瞭口酒,說:“這麼看來,定是當年你們的爹怕你們不盡孝,這才一地暗許二主。由此看來,你們的爹是個老滑頭,為老不尊,致使你們兄弟不和。三班衙役聽命,馬上前去刨墳劈棺,把那個老東西鞭屍二十,警示世人。”
                兄弟倆聽老爺這麼判,驚愕不已,急得磕頭如搗蒜,說:“大老爺開恩,萬萬使不得。如果我們打官司打得讓爹受如此懲罰,我們哪還有臉面活在世上?”
                醉老爺點點頭,說:“那好,你們倆既然有這等孝心,那就替你們的爹受罰吧!”隨後,擲下令牌,喝道:“將阿木、阿林打入兄弟牢,替他們的爹蹲十天大獄!”
                啥叫“兄弟牢”?阿木阿林一頭霧水,等進瞭牢房這才知道,所謂的“兄弟牢”,就像個糧食囤,圓筒尖頂,沒門沒窗,離地兩人多高才有個方口。兄弟倆正看著發愣,獄卒吆喝著叫他們坐上吊筐,從方口處將他們吊到下面。
                這牢裡黑咕隆咚的,臭氣熏天,簡直跟被活埋瞭一般。兄弟倆為爭地而來,結果卻給弄進這活棺材!兩個人越想越氣,心裡的怒火不住地往上沖,不由地就動起瞭手。但在這裡打架,沒人看,更沒人勸,打著打著,兩個人都累得氣喘籲籲,不覺便停瞭下來,背對背地鬥氣。
                這時,上面有人喊開飯瞭,兄弟倆忙叫把飯吊下來,話音未落,方口處探出個獄卒的腦袋,罵道:“想得倒美!大爺伺候不著你們。要吃就上來,不吃拉倒!”這牢裡沒梯沒凳的,兩人多高的方口,誰能上得去?這不成心不叫人吃飯嗎?兄弟倆又喊又叫帶哀求,獄卒卻不理睬,等瞭一陣就拎起飯桶走瞭。
                等到下午開飯時,獄卒仍是隻空喊,並不往下吊飯,兄弟倆磕頭作揖也沒用,鐘點一到,獄卒又把飯拎走瞭。牢裡一天就開兩頓飯,下午飯沒吃成,就得再餓一夜。
                餓瞭一天一夜,兩個人前胸都貼上瞭後背,再沒心思鬥氣鬧勁,開始答言說話,商量怎麼才能吃上牢裡的飯。其實,辦法不僅有,還挺簡單,要想夠到那口子,隻有人托起人,疊個羅漢,可誰在下面當“梯子”呢?阿木說:“誰讓我是哥呢?我來吧l”
                好不容易挨到開飯時間,阿林踩著阿木的肩膀終於摸到瞭飯桶,正要往下拎,獄卒卻喝住他,罵道:“不懂規矩啊?這裡隻許吃,不許往下拿!”阿林無奈,就狼吞虎咽地吃瞭起來,吃著吃著,突然腳底一空,猛地摔瞭下來。原來,下面的阿木不幹瞭。
                等到下午開飯時,剛才挨瞭摔的阿林主動讓阿木上去。阿木挺高興,可沒吃上幾口,也是腳下一空,猛地摔瞭下來。阿林得意地說:“讓你也嘗嘗挨摔的滋味!”誰上誰受摔,誰也不敢再上,兄弟倆隻好接著餓肚皮。
                又餓瞭兩天,兩人實在受不瞭,就商量說,再這麼下去,非得餓死不可,倒不如輪換著你上我下,我上你下,抓緊時間倒換,都能吃個半飽肚。於是,兄弟倆相互保證,不論誰在上面吃,下面當梯子的保證不摔人。這樣,到開飯時,兩個人都能吃上飯瞭。
                這樣配合著吃飯,兄弟倆總算明白瞭,兄弟之間,鬥則兩傷,和則雙全。
              轉眼十天期滿,兄弟倆再次上堂,阿木說:“老爺,這官司我們不打瞭,我和弟弟商量好,那塊地我們兩傢均分,再不爭執瞭。”
                醉老爺一聲冷笑,說:“官司打到現在,你們想不打就不打瞭嗎?不行!現在,老爺我命你們馬上回傢,各自把自己的媳婦給休瞭!”
                坐完大獄不算,還得休媳婦?這是哪傢的章法嘛!兄弟倆在堂下叩頭如搗蒜,都說自己夫妻恩愛,分舍不開,請求老爺收回成命,好個醉老爺,根本不予理睬,大袖一揮,退到後堂喝酒去瞭。
                阿木兄弟倆愁眉苦臉回到傢,傳瞭醉老爺要他們休妻的話,兩傢的媳婦先是一愣,隨後便悟出瞭門道,原來,兄弟相爭,在背後煽風點火的是他們的媳婦,老大媳婦說:“醉老爺並不是真的要你們休妻,而是擔心兄弟和好瞭,妯娌還要在背後搗亂,再起爭執。我們保證不爭就是瞭。”老二媳婦也對丈夫說:“真把傢都拆瞭,不是啥都撈不著瞭?那還爭個啥?我以後不爭就是!”於是,兄弟倆趕緊帶著媳婦來到縣衙,兩個傢四口人當堂簽上字,畫瞭押,保證永不爭地。
                醉老爺美美地灌瞭一大口酒,看瞭兄弟倆簽字畫押的契約文書,點點頭,卻並不松口,又問:“聽說,你們各有一個兒子,是嗎?”兄弟倆一聽,又嚇瞭一跳,阿木戰戰兢兢地說:“大老爺明察,我們的確都有一個兒子,我傢的十歲,弟弟蒙的八歲。”醉老爺說:“本老爺可以收回讓你們休妻的成命,但你們得把兒子交出來,老爺我做個人情,把他們送給本縣的丐幫,讓他們當乞丐去!”兄弟倆聽得心裡直叫苦,阿林問:“老爺,這是為何?”醉老爺說:“你們兄弟不爭瞭,媳婦不爭瞭,可保不住兒子們將來不爭呀?把他們舍給丐幫,以乞討為生,沒有田產之累,你們兩傢從此就再也不會有紛爭瞭。”
                兩對夫妻嚇灰瞭臉,一起跪下求饒,說,一定好好管教兒子,如果兩傢再打官司,甘願再受重罰。兩傢人四張嘴,夫唱妻合,兄說弟隨,異口同聲,賭咒發誓,保證世代和好。醉老爺聽得一臉的不耐煩,說:“你們既不想妻離,也不願子散,這官司我就沒辦法判瞭!”
                老大媳婦心眼靈光,馬上說:“老爺,我傢不要那塊地瞭,隻要兒子!”老二媳婦馬上跟著附和:“我傢也隻要兒子,不要那地!”阿木也說:“那塊地是禍害,不如捐給寺廟。”阿林跟著說;“捐給官府也行。”
                “啪!”醉老爺一拍驚堂木,指著兄弟倆罵道:“你們這兩個不肖子,祖上辛苦掙來的田地,怎能隨意捐出?這樣做對得起你們的先人麼?”
                兄弟倆齊聲說:“地是用來傳傢養命的,如果兒子都沒有瞭,哪還有傢?活著還有什麼意思?我們寧肯捐地,也不願舍兒子!”
                醉老爺嘆瞭口氣,說:“好吧,那就把兒子給你們留下,那塊地由我來發落。”四人聽瞭,連忙叩頭謝恩。
                醉老爺又掏出酒壺,美美地喝瞭一大口,說:“我看這地也別分瞭,還是留給你們老爹吧!”
                兄弟倆哭笑不得:“老爺啊,我們的爹已經死瞭,還要地嗎?”
                醉老爺說,“你們的爹死瞭,他不要被祭祀呀?那塊地我就判為你們兩傢世代祭祀之田,兩傢共同耕種,耕種所得,用於四時八節祭祀祖先,永世不得紛爭。”
                兄弟倆終於明白,醉老爺酒醉心明,那塊田地這樣一判,不僅兩傢人重歸於好,以後吐世代代的親情,也因共同耕種這地而維系著,再也不會分開瞭……於是,兄弟倆伏在堂下,給醉老爺重重地叩瞭三個響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