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zd53h'><strong id='zd53h'></strong></code>

  1. <tr id='zd53h'><strong id='zd53h'></strong><small id='zd53h'></small><button id='zd53h'></button><li id='zd53h'><noscript id='zd53h'><big id='zd53h'></big><dt id='zd53h'></dt></noscript></li></tr><ol id='zd53h'><table id='zd53h'><blockquote id='zd53h'><tbody id='zd53h'></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zd53h'></u><kbd id='zd53h'><kbd id='zd53h'></kbd></kbd>
    1. <span id='zd53h'></span>
        <i id='zd53h'></i>

      1. <i id='zd53h'><div id='zd53h'><ins id='zd53h'></ins></div></i>
        <acronym id='zd53h'><em id='zd53h'></em><td id='zd53h'><div id='zd53h'></div></td></acronym><address id='zd53h'><big id='zd53h'><big id='zd53h'></big><legend id='zd53h'></legend></big></address>
        <ins id='zd53h'></ins>

        1. <fieldset id='zd53h'></fieldset><dl id='zd53h'></dl>

          蛇怨

          • 时间:
          • 浏览:30
          • 来源:琪琪电影福利网2020_琪琪电影在线观看线看_强行入侵粗暴完整版

          幼時聽到一個關於蛇故事,可能是人們瞎編的,但聽來有些恐怖,以致到今天仍使我對蛇沒有好感,甚至有些畏懼。

          故事說的是過去有一王傢女兒,小的時候隨母親北坡拾豆子,看到地裡有一條花蛇,十分痛惡,就用石頭打,花蛇想逃生,奈何跑不掉,眼看著死掉瞭。王母便繼續去拾豆子。而王女天生膽大,看著傷死的花蛇不解恨,就用豆桿將死蛇從脖子穿瞭個對過。

          花蛇看樣子還沒死透,吃瞭疼,尾巴輕輕擺瞭擺。王女不以為意,又去隨母親拾豆子。

          第二天,娘倆繼續到地裡拾豆子。但到頭天打蛇的地方,本來以為打死的蛇不見瞭,母女倆也感到奇怪。又認為可能被老鷹叼瞭去吃掉瞭,便沒往心裡去。繼續撿拾她們的豆子。

          十幾年過去瞭,王女已經長大瞭,出產的亭亭玉立,成瞭十裡八村有名的美人,上門求親的 絡繹不絕。

          但王女眼界甚高,一般農夫俗子看不上眼,所以那親相瞭一個又一個,終究也沒有一個能成。一日,王女和一群女子逛集市,碰到一個俊逸青年,心生愛慕。正如中瞭邪魔一般,逡巡尾隨,那青年卻仿佛沒有看見,繼續一個攤子一個攤子的閑逛。

          王女心中實在愛慕的緊,便主動搭訕。敢問小哥是哪裡人呵?

          那後生聽得有人問話,便回轉身來,一看,也是兩眼一亮。敢情是一個大美人啊。於是回答:俺是山後的。

          王女一看有門,就又問道:敢問小哥貴姓呵?

          姓張。

          有媳婦瞭吧?

          沒有。

          這麼好的牌子,怎麼還沒媳婦呢?王女有些不相信的問。

          沒有遇上中意的哩。

          王女聽瞭,以下暗喜,天助我也。便道:俺也還沒尋人傢呢。

          那張生一聽,有些不信,姑娘這麼漂亮,傢裡還不得踩破門?怎麼會沒有人傢?

          王女答:是啊,上門求親的真是不少,但沒有俺看上眼的。接著又道,小哥,俺看你人才風流,很中俺的意,不知道你看俺怎麼樣?

          張生答:姑娘貌美如仙,正是俺要找的那樣人哩。

          王女聽瞭,心中大喜。道:那不央人上俺傢提親?

          這要回傢問俺爹娘。又問:姑娘貴姓?

          姓王。

          哪村的?

          就這當莊。

          住哪裡啊?

          莊東頭。

          俺知道瞭。等俺回傢後告訴爹娘,央人來求親。

          你可要快啊!

          這時同伴吆喝王女,王女有些戀戀地回身,臨別,又說瞭一句:俺可等著你啊!

          話說王女別瞭王生,和女伴又逛蕩瞭一會,便回傢去瞭。

          因心裡想著張生,又不好意思說,隻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專等著張生傢來提親。想著以後的日子,郎才女貌,不知道該有多幸福瞭。這樣白天裡想,黑夜裡想,連做夢也想。有時正吃著飯,都不自覺的笑起來,弄的父母莫名其妙。

          這樣等瞭半個多月,還沒有消息,王女著急瞭,便有些茶飯不思。王母有些擔憂,就問:這是咋的瞭?前些日子看你吃著飯都嘻,怎麼這兩天茶不思飯不想的?

          王女見母親問,就把自己遇到張生的事告訴瞭母親,央母親托人打聽打聽。

          王母聽瞭女兒的話,自是喜不自勝。正愁哩,不知道閨女到底要找個什麼樣的人,既然自己相上瞭,還不是好事?便拾掇拾掇,正準備出門,忽聽的大門外有人喊:敢問這傢是姓王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