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l id='z6y03'></dl>
    2. <tr id='z6y03'><strong id='z6y03'></strong><small id='z6y03'></small><button id='z6y03'></button><li id='z6y03'><noscript id='z6y03'><big id='z6y03'></big><dt id='z6y03'></dt></noscript></li></tr><ol id='z6y03'><table id='z6y03'><blockquote id='z6y03'><tbody id='z6y03'></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z6y03'></u><kbd id='z6y03'><kbd id='z6y03'></kbd></kbd>
    3. <i id='z6y03'><div id='z6y03'><ins id='z6y03'></ins></div></i>
      <i id='z6y03'></i>
      <fieldset id='z6y03'></fieldset><ins id='z6y03'></ins>
      <acronym id='z6y03'><em id='z6y03'></em><td id='z6y03'><div id='z6y03'></div></td></acronym><address id='z6y03'><big id='z6y03'><big id='z6y03'></big><legend id='z6y03'></legend></big></address>

        <span id='z6y03'></span>

          <code id='z6y03'><strong id='z6y03'></strong></code>

          1. 會看相的秀才

            • 时间:
            • 浏览:3
            • 来源:琪琪电影福利网2020_琪琪电影在线观看线看_强行入侵粗暴完整版

              元末適值群雄割據,濠州清塘村道口有一窮秀才姓劉名祝,平日裡劉秀才提一書簍在村道口擺一字攤,專為十裡八鄉的鄉親們寫寫書信。

              誰料這天說變就變,兵荒馬亂不提,就是這書信該誰送,又該送去哪也沒個準,來找劉秀才寫書信的人變得是寥寥無幾,為此劉秀才不得不把傢中藏的幾幅書畫典當瞭才堪堪維持生計。

              卻說這日劉秀才依舊在村道口擺著字攤,眼看就要晌午仍舊是攤可羅雀,正欲離去之時卻見遠遠走來一道士模樣的老人。

              劉秀才心裡正好奇,隻見那老道士已經走到瞭跟前,站在劉秀才攤邊就吆喝起來:“八字命理,指點迷津,不準不要錢……”

              “兵荒馬亂,飯都吃不飽誰還找你算命”劉秀才出言道。

              那老道士頭也不回吭聲道:“太平天下更無人關心命數,有緣自來。”

              或許是這小村子平靜瞭太久,被這老道士一吆喝還真有不少男女老幼就圍瞭過來。

              村裡程大嬸的老相好前幾日剛過世,唯一的兒子又服役充軍去瞭,她有意為難老道士就把老相好的八字給瞭老道士,看熱鬧的都等著老道士出醜。

              不料老道士微微掐指,不樂道:“豈可拿過世的人取樂老道我。”

              聞言劉秀才和瞧熱鬧的人都暗暗驚奇這老道士還真有點本事。

              有人開瞭先河,陸陸續續地不少鄉裡鄉親替子孫求功名的,為老人求健康的都找這老道士算瞭一次,不稍會功夫劉秀才就見老道士收瞭十幾文錢,心中暗暗道:“我寫一封傢信也才三文錢,還不及這老道士這會兒的功夫來得多。”

              劉秀才心下有瞭決定,趁著那老道士無事便招呼道:“道長還收弟子嗎?”

              老道士見有人動瞭心思,微笑著搖搖頭便不說話瞭。

              劉秀才好似不失望,好整以暇地坐在地上看那老道士替人算命,自己手上卻是提筆寫著字。

              時近黃昏,那老道士移步出瞭村子,劉秀才竟也提著書簍跟在那老道士身後,老道士見狀微笑著也不說話,就任劉秀才跟在身後。

              就這般劉秀才跟瞭老道士十幾日,老道士每日停下算命的時候,劉秀才就跟著擺字攤,分明沒有人來寫書信,可劉秀才依舊不停寫寫畫畫。

              一個月後的黃昏,老道士正要離開,卻見那劉秀才提著書簍也不跟自己瞭,朝著來時的路返回去瞭。

              又半月,這十裡八鄉出瞭一個會看相的劉秀才,其說的話十有八九都能應驗,鄉親們都以為這劉秀才受瞭那位道長真傳,可是劉秀才對此卻閉口不談。

              劉秀才憑著看相的本事在這亂世卻也過得安穩,傢中不僅添置瞭許多傢用,就連之前被劉秀才典當掉的書畫都一一贖瞭回來,劉秀才的名聲也傳到瞭十裡八鄉之外,許多人特意登門來訪。

              這日清塘鄉來瞭一伍士兵,那領頭的伍長找到劉秀才要其看相,劉秀才見其長相醜陋,可俗話說民不與官鬥,於是就挑好話說,說其乃人中龍鳳、將來必是將帥之才雲雲。

              那伍長聽瞭哈哈大笑,賞瞭劉秀才一百文錢便帶著士兵離開瞭清塘鄉。

              傢境越來越好,可這劉秀才不知為何不再如當初一般四處為人看相,鄉親們都以為這是高人立瞭規矩,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對。

              時光荏苒十八年過去,那劉秀才膝下已經有瞭兒女,也不再替人看相。

              一日清塘鄉突然鑼鼓大作,一隊人馬張燈結彩地到瞭劉秀才傢中。

              豈料十八年前那個伍長竟是明太祖朱元璋,特遣欽差贈予劉秀才百兩黃金,還欲提攜劉秀才進京為官,劉秀才收下黃金卻辭謝瞭官祿,朱元璋知道後並未發怒,僅當這是高人隱士不屑於朝野。

              數十年後,當劉秀才臨終之時才告知其子原來當年在清塘鄉算命的那老道士並未傳藝給劉秀才。

              隻是那日程大嬸為其兒子算八字的時候,那老道士說瞭一句:“神魂氣濁喪他鄉。”

              鄉親們大多不識字不知道老道士說的什麼,劉秀才卻是一清二楚,這是指充軍客死他鄉啊。

              過後不久,陸大爺也為其充軍的兒子算八字,那老道士又說瞭一句:“子息終須倚螟蛉。”

              劉秀才暗道這同樣是要身死軍中啊!

              忽而劉秀才想起,這兩傢人的兒子自己當初是見過的,那兩人眉中都有一黑志,若不細看一般人是難以發覺的。

              就這般劉秀才跟著老道士,把其說的每句話都寫瞭下來,事後回轉又去將那些算命的人面相畫瞭下來,從此以後每次看相便也是照著老道士說過的依葫蘆畫瓢。

              初始之時,還能十有八九應驗,可隨著來訪的人越來越多,出現瞭些他不曾畫下來的面相,便隻能挑些好聽的說。

              劉秀才自知這不是長遠之計,有些錢銀之後便娶妻生子,不再替人看相。

              其子劉然亦是僅考得一秀才,而後功名上便不得寸進,劉祝死後劉然繼承瞭看相的本領,卻有一規矩:隻替達官貴人看相,尋常人難求一見。

              時濠州境內的達官貴人都與劉然有交情,劉府亦是三進大宅,傢丁婢女數十個。

              一日劉然正於劉府正廳中與一貴客談笑,傢丁忽報門外有一道士來求吃的,劉然惱怒便叫傢丁將道士驅逐離開。

              不幾日,竟有一京中大員來訪,初見其面劉然便心生恐慌,此人面相在其父所傳的看相本領中並無相似之處,劉然無奈便盡以好話敷衍。

              時值建文帝削藩罷官,這位京中大員回京後亦被貶官降級,隻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其惱怒劉然盡以好話相欺,便暗中遣人栽贓劉府。

              不出半旬,劉府便被抄傢,府邸充公傢丁散盡。

              劉然本就一秀才,自小不曾做過農活,抄傢之後便如其父親當年一般,在清塘村道口擺字攤兼看相謀生。

              劉然此前隻替達官貴人看相,鄉親們便心中不滿,如今見其傢境敗落再也無人去光顧字攤,數月後劉然便在靖難之役中死於亂軍。